快捷搜索:

20个交易日收19个涨停板 信达证券接盘后ST毅达收

  在管理层缺席股东大会,主席台空无一人的情况下,3月14日,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牵头下召开了*ST毅达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股东大会通过了罢免原董事会成员、选举新董事会等议案。

  *ST毅达公告显示,公司第一大股东信达证券所提议案均获通过。这些议案包括更改董事会人数、免去原董事职务选举新董事、修改公司章程等。其中,信达证券提名的4位董事顺利上任,占7名董事的大多数席位。如此一来,信达证券顺利入主*ST毅达。

  即便如此,信达证券恢复*ST毅达的正常经营秩序依旧存在不确定性。3月15日晚间,公司公告称:“虽然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已完成此次改选,并已开始对公司高级管理层进行调整,但信达证券或上市公司新任管理层仍不确定能否获取编制年度审计报告所需的公章证照、财务账册等资料及具体获取时间。”

  新的管理层刚刚上任,3月15日晚间,*ST毅达便收到了来自证监会的处罚书以及交易所的监管工作函。根据证监会的处罚决定书,*ST毅达公司因信息披露违规被罚40万元并给予警告处分、原董事长党悦栋遭罚款12万元及警告处分,原独立董事李宝江、杨世锋分别罚款4万元,并获警告处分。

  新管理层入主的第一天,劣迹斑斑的*ST毅达便收到了证监会和交易所的处罚及监管文件。

  *ST毅达3月15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下称“处罚书”),涉及信息披露违规,相关管理人员未尽职责,按照《证券法》给予罚款及警告措施。

  根据处罚书,公司未在2017年会计年度结束之日起四个月内披露2017年年度报告。同时,公司未在2018会计年度第三个月结束后一个月内编制完成并披露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以下简称“《证券法》”)中“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信息披露义务人未在规定期限内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

  除了上市公司本身,上述年报期间在职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及独立董事,均遭到了证监会的警告及数万元罚款。

  根据处罚书,2017年年度报告和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披露期间,党悦栋时任*ST毅达总经理、代行董事长、董事会秘书职责,在年度报告编制期间未有递补人选的情况下解聘原有财务人员;召开更换会计师事务所的股东大会前与《香港文汇报》沟通失误造成时间延误;于董事会召开当日向董事送达定期报告相关议案,导致董事会不能进行充分讨论、审议。党悦栋在公司定期报告编制及披露事项中未勤勉尽责。证监会对党悦栋给予警告,并处以12万元的罚款。

  此外,作为上市公司董高监外的两名独立董事李宝江、杨世锋,均因未尽职责,分别遭到证监会的警告处分及4万元罚款。

  处罚书称:“李宝江及杨世峰均对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投弃权票,理由均为‘未经审计委员会审计,无法对该报告作出判断’。李宝江应当在认真审慎、全面调查的基础上对定期报告议案进行审议和投票,审计委员会未对2017年年度报告及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进行审议,不能构成李宝江投弃权票的合理理由,其投票行为显属未勤勉尽责。”

  刚刚入主管理层便吃证监会罚单,信达证券接盘*ST毅达这个“烫手山芋”面临的压力并不小,不仅要处理前任管理层留下来的诸多历史问题,还要背负处罚责任。

  3月14日的股东大会,第一大股东信达证券提名的6名董事(包含2名独立董事)顺利通过表决,信达证券终于能名正言顺履行第一大股东的职责。

  不过,在成功入主*ST毅达后的第一时间,信达证券不仅接到证监会的处罚,还接到了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

  工作函指出,*ST毅达新一届董事会及管理层目前不掌握公司印章证照、财务会计资料以及各类公司财产。请公司董事会、监事会和高级管理人员尽快核实目前公司财产状况,查明相关印鉴和财务资料等的实际存放情况,并积极采取有效司法措施维护公司合法权益。

  此前,交易所与*ST毅达原管理层失联,此番交易所要求*ST毅达新上任责任人接受监管谈话,自查有关问题,提交整改报告,恢复信息披露秩序。并要求公司全体董监高勤勉尽责,认真履职,全力配合新的审计机构工作,保障2018年年报按期披露。

  不过,即便如此,*ST毅达的暂停上市风险依旧没有解除。“信达证券或上市公司新任管理层仍不确定能否获取编制年度审计报告所需的公章证照、财务账册等资料及具体获取时间。如上市公司无法在2019年4月30日前披露2018年年报,上市公司股票将被停牌,并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被暂停上市,甚至终止上市的风险。”*ST毅达在3月15日风险提示公告中称。

  信达证券并非主动谋求*ST毅达控股权。2018年12月27日,信达证券作为管理人所管理的资管计划通过司法裁定强制划转股份的方式获得*ST毅达2.6亿股股票,占总股本的24.27%,并成为第一大股东。

  此后,信达证券经过多方努力,未能联系上*ST毅达原高管及股东,而后引发了交易所及独董皆与*ST毅达管理层面失联的奇葩状况。信达证券虽然在2018年年底就被迫上位,却直到今年3月中旬前,也未能履行第一大股东的职责。

  交易所连续喊话并未奏效之时,失去控制的*ST毅达在多番辗转中,由投服中心牵头,召开了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股东大会的确立日期及过程尤其艰辛,投服中心及相关股东经过多日的发邮件及寄送文件,均未联系到上市公司原管理层及股东,直到今年1月底才确定于3月14日召开股东大会。

  在第一时间公告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前,信达证券并未有提名董事的意向。1月31日,中证中小投资者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西藏一乙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倪赣共同提请上海中毅达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直到3月2日,信达证券才出来向股东大会提交了13份临时股东提案,要求更改董事会人数由11人变为7人,并提名4名董事、2名独董。此外,联合西藏一乙资产共同提名非职工监事。

  即便上市公司风险提示公告一直未能间断,但中小股东“豪赌”并未停止。《证券日报》记者统计发现,*ST毅达已经在年初至今20个连续交易日创下19个涨停板。

  “我们看好信达证券重组上市公司的预期,即便最终不能如期实行,但信达作为国企,我们看好这种预期。信达证券一旦处理好年报问题,将上市公司所有的不确定子公司业务一次性计提资产减值,未来重组也是可期的。”一位上市公司小股东对《证券日报》记者称。

  不过,在上海一私募总经理看来,*ST毅达20个交易日连拉19个涨停板纯属碰上好时候,“*ST毅达这种也就是搞个预期重组拉股价,现在监管层管的松,市场大环境好,一旦市场大环境向下,估计股价会面临回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